民航冬春季航班换季 东航新增多条航线

黄益平:发展资本市场的同时 传统金融机构也需转型

新浪财经讯10月18日讯——由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政府和北京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联合主办的“2019中国银行业和保险业国际峰会论坛”于10月17日至18日在北京举行。会议的主题是:转型与创新——走上中国金融业高质量发展的新征程。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所副所长黄依平出席并发表讲话。

黄依平表示,在发展资本市场的同时,在可预见的未来,传统金融机构、过去的间接融资金融机构,包括银行,包括保险,仍然必须发挥巨大作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遇到的问题之一是传统金融机构也需要创新和转型。

以下是演讲的抄本:

黄依平说,如果数量增长在过去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未来的增长将走向质量导向型增长。为什么我们对实体经济的财政支持减弱了?为什么小微企业难以获得融资,融资昂贵的问题一直难以缓解?黄依平认为,我国经济增长方式已经发生变化,创新已经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推动创新的重要力量实际上是私营企业和小微企业。如果银行过去只看所谓的历史数据、抵押贷款资产和政府担保发放贷款,面对小微企业,他们会有点束手无策。

黄依平:谢谢主持人的介绍。感谢主持人邀请我们作为学术支持单位。非常荣幸,特别是我们的名誉院长林毅夫教授,他一再敦促我们支持这个论坛的成功。我很荣幸今天能一起参加讨论。

刚才,两位教授,李稻葵教授和吉志宏校长,做了很好的阐述。我认为这个话题,中国金融业的高质量发展,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我们从不同的层面讨论这个问题已经很久了。例如,我们刚刚庆祝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过去70年我们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总的来说,在头30年和未来40年,从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转变为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是一项伟大的成就。然而,我们也知道我国有200年计划。第二点说,到20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100周年,中国将成为一个繁荣、民主和发达的经济体。从过去70年或40年的改革发展经验和未来30年的经济发展前景来看,中间确实会有一些比较大的变化。最近,北京大学国家研究所和美国布鲁金斯学会刚刚成立了一个联合研究小组,研究中国经济在未来30年将面临什么样的挑战。我们的总结是最重要的挑战,可能有三个方面。第一个方面是过去存在的所谓低成本优势永远消失了。换句话说,如果我们过去依靠低成本优势来支持要素投入增长,未来的增长将更有可能是创新的,因为随着成本水平的不断提高,对我们生产力的需求将会越来越大。这是因为增长模式会随着成本水平的变化而变化。

第二个重要挑战是人口结构的变化。众所周知,中国过去一直被说成是人口红利国家。事实上,这意味着劳动人口在总人口中的比例在不断增加,这使得我们的整体劳动生产率越来越高。现在我们已经进入了相反的阶段。我们看到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的劳动人口每年减少约500万至800万,而老年人口每年增加1000万至1200万。这意味着中国人口的结构性变化将对我们未来的经济增长前景提出许多挑战。消费者需求可能减弱,劳动力供应可能减少。与此同时,我们对社会养老金、健康保险和其他费用的需求将会增加。这意味着我们未来的增长道路将与过去大不相同。

第三大变化是,我们经常听到贸易战和贸易摩擦,但实际上是一回事。自2008年全球危机爆发以来,我们看到了所谓的反全球化做法或进展。对我们来说,这可能意味着我们过去主要受益于全球化。中国与世界经济的日益融合是促进我们增长的一股非常重要的力量。但我们能否主要依靠外部市场来支持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这可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从这三个方面来看,未来的经济增长,简而言之,如果说过去的数量增长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特征,那么未来的增长应该走向质量导向型增长。质量导向型增长,即我国中央政府提到的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要求我们的财政发生变化。也就是说,我们今天讨论的主题是金融的高质量发展。高质量金融发展的内涵十分丰富,特别是刚才季志宏行长做了非常深刻的阐述,特别是季志宏行长担任中国人民银行金融市场部主任时,他在金融创新方面做了大量的实践工作,这在今天仍然非常重要。让我简单地说一个问题。林毅夫教授在他的研究中提出了与经济发展水平和经济特征相匹配的所谓最佳金融结构。这是林教授和他在新界沟的同事们提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原则上,我非常同意这个观点。简而言之,如果你们的经济发展主要基于低成本优势、粗略扩张和适当的金融体系,客观地说,我们今天的金融体系比过去更适合支持大企业、制造企业和大规模扩张。原因是我们过去使用了很多技术,我们也有创新和学习。然而,许多技术相对成熟,产品相对成熟。我们遇到的困难和风险可能是管理风险和市场风险。目前,银行主导的金融体系和间接融资主导的金融体系没有问题。为什么我们对实体经济的财政支持减弱了?为什么小微企业难以获得融资,融资昂贵的问题一直难以缓解?我个人认为,这是因为我们的经济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我们的经济增长方式也发生了变化。其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是我们的创新已经成为推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推动创新的非常重要的力量实际上是私营企业和小型微型企业。如果我们的银行过去只看所谓的历史数据、抵押贷款资产和政府担保发放贷款,面对小微企业,他们会有点束手无策。因此,林先生认为我们应该发展许多中小金融机构。如果创新变得越来越重要,也许我们需要促进更多资本市场的发展。从这个大框架来看,我非常同意,但我做了一点修正,因为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我们的金融结构没有经济结构变化得快,金融结构的变化也相对缓慢。例如,今天我们都说中国的金融体系未来将发展更高水平的资本市场,直接融资的比例将大幅上升。因为我们看看发达国家,英国和美国都有这样的金融结构。然而,众所周知,德国和日本等其他发达国家的间接融资比例仍然很高,离我们不远。我正在思考的一个问题是,在一个经济体中,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相对比例,在某种意义上,具有政策因素的作用,但也可能有许多其他因素,例如,让我们简单地想象一下为什么英国和美国被市场主导,而德国和日本被银行主导。我认为这可能与政治文化、社会传统和其他因素有关。在我们发展资本市场的同时,我完全支持资本市场的更好发展,但与此同时,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的传统金融机构,过去的间接融资金融机构,包括银行,包括保险,仍然必须发挥巨大作用。在这个过程中,我们遇到的问题之一是传统金融机构也需要创新和转型。

刚才纪总裁系统地介绍了如何支持数字转型。事实上,我认为这是可以做到的,我们有先例。德国和日本的银行金融体系仍然成功地支持了产业升级和技术进步。这并不意味着银行不工作,保险公司也不工作。这是我想谈的第一个方面。

其次,在金融创新方面还有许多工作要做。在中国经济中,金融创新已经迅猛发展。影子银行已经做了这么多,带来了许多新的风险。事实上,另一方面,它也为实体经济提供了很多真正的支持。影子银行为什么做这么多?原因之一是,在目前的监管框架下,许多交易无法在正规金融机构中进行。从表内到表外,客观地说,它提供了许多真正的金融服务,当然也带来了许多风险。数字金融也是如此。为什么数字金融发展如此之快?原因是传统金融部门的供应不足问题非常严重。小微企业和穷人得不到良好的金融服务。因此,数字金融产品被大家一起欢呼。我们需要看到两个方面。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到它为实体经济服务。另一方面,当然,它也带来了很多风险。众所周知,冀主席在过去的许多年里一直在帮助管理、规范和规范数字金融业。这项工作尚未完成。我的总体感觉是,高质量的金融发展应该以两种方式进行。一个“管理”是,我们确实需要支持许多新的金融形式、金融产品、金融机构、经济发展和高质量经济发展的发展。关键是平衡创新和稳定。另一方面,在可预见的未来,传统金融机构仍将是服务实体经济的主要力量。如何不断推进改革和转型?让他们更好地服务于新的经济需求?对我们来说,我认为这是更紧迫和更有意义的工作。

谢谢大家!

来源:新浪财经

关注通化顺金融微信公众号(ths518),获取更多金融信息

上一篇:中国男足昂首再出发
下一篇:湖北发布节水行动实施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