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开展扬尘专项督查 近20个项目被责令整

诺贝尔经济学奖50周年心系贫困

在未来50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将聚焦于贫困社会。探究贫穷根源的阿布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 Naji)、试图了解穷人经济生活的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或致力于慈善事业的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 Kramer),都在全人类长期探索的贫穷这一道德主题下努力工作。值得注意的是,自去年的可持续经济增长主题以来,这个曾经被“它是否为全人类做出了重大贡献”质疑的奖项似乎越来越关注人类。

从班纳吉到克莱默

当地时间14日中午,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在瑞典宣布。瑞典皇家科学院宣布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 Naji)、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和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 Kramer)获奖,以表彰他们“在减少全球贫困方面的实验性做法”。

其中,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 Naji)和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是夫妻,都在麻省理工学院工作,而迈克尔·克莱默在哈佛大学工作。班纳吉是麻省理工学院福特基金会的国际经济学教授,并获得了印孚瑟斯社会科学和经济学奖。

法国经济学家埃丝特·杜弗洛生于1972年,目前是最年轻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在研究中,她试图了解穷人的经济生活。她在卫生、教育、金融包容性、环境和治理领域工作。此前,最年轻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是肯尼斯·约瑟夫·阿罗(Kenneth Joseph Arrow),他在1972年获奖时51岁。

同时,杜罗敷也是第二位女性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此前,美国经济学家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inor ostrom)因其对经济治理,尤其是公共经济治理的研究获得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成为第一位获得该奖项的女性。

与前两者的麻省理工背景相比,迈克尔·克莱默(Michael Kramer)有些不同,目前是哈佛大学发展社区的盖茨教授。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克雷默调查了发展中国家的教育、卫生、水和农业,并帮助制定疫苗的预先市场承诺,以刺激发展中国家对疫苗研究和疾病疫苗分发的投资。

“阿比吉特·班纳吉教授、埃丝特·杜弗洛教授和迈克尔·克莱默教授,今年获奖者进行的研究大大提高了我们战胜全球贫困的能力。在短短20年间,他们改变了基于实验方法的发展经济学,现已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陪审团做出了这样的裁决。

"诺贝尔经济学奖一直关注那些在理论上有独到贡献的经济学家。"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所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金融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康佳表示,发展经济学也属于一种经济理论,出现于20世纪40年代末,繁荣于20世纪50年代和60年代。发展经济学与中国有一些渊源。张裴钢对这门学科的发展做出了贡献。他的书《农业和工业化》解释了农业国家工业化的理论框架。

从本质到细节

为什么数万亿美元的援助没能把穷人从泥沼中拯救出来?为什么穷人不能摆脱贫困?在与克拉克奖获得者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联合出版的2013年经济学著作《贫困的本质:我们为什么不能摆脱贫困》中,班纳吉从日常生活、教育、健康、创业、援助、政府、非政府组织和穷人的其他方面探讨了贫困的真正原因。

“今年的获奖者采用了一种新的方法来获得消除全球贫困的最佳方法的可靠答案。简而言之,它包括将问题分成更小、更易管理的问题——例如,改善教育成果或儿童健康等次要方面。”在官方网站的新闻稿中,陪审团给出了三位经济学家获奖的理由。

最好从微妙的角度来看问题的本质。由杜·古罗、她的丈夫班纳吉和哈佛大学的印度教授森迪尔·穆拉伊纳坦共同创建的阿卜杜勒·拉蒂夫·贾米尔贫困行动实验室(j-pal)是从实际角度消除贫困的一个例子。

实验室的研究地点主要在印度和肯尼亚,其目的是与政府和非政府组织一起实施反贫困计划。这个实验室聚集了大量的发展经济学家,主要研究发展中国家的微观经济问题。研究方法主要是大规模现场实验。例如,在一些研究中,杜弗洛发现在印度北部,给每个家庭一袋扁豆后,家庭成员的疫苗接种率从5%上升到40%。

克莱默进行了类似的实地实验。20世纪90年代中期,克莱默和他的同事们利用实地实验测试了一系列干预措施,这些措施可以提高肯尼亚西部学校的教学效果。

结果不仅仅如此。陪审团指出,三人研究的直接结果之一是,500多万印度儿童受益于学校的有效辅导。另一个例子是,许多国家已经为预防医学提供了巨额补贴。

除了实验之外,这三位经济学家还思考了贫困问题。在《贫困的本质》(The Essence of Poverty)一书中,班纳吉不仅探究了贫困的根源,还反思了一些关于贫困的流行观点,如穷人依赖的援助越多,外部援助就越不起作用等。他指出,多年来扶贫政策大多以失败告终的原因是人们对贫困没有深刻的认识。

从战略到示范

作为诺贝尔奖最年轻的继任者,诺贝尔经济学奖不同于其他几个奖项。它不是根据阿尔弗雷德·诺贝尔的遗嘱设立的,而是瑞典国家银行在1968年为纪念他而设立的一个奖项,也称为瑞典银行经济学奖。该奖项自1969年起由瑞典皇家科学院颁发。自1969年以来,共颁发了50项诺贝尔经济学奖,81名获奖者。其中,25项奖励给个人获奖者,19项由两名获奖者分享,6项由三名获奖者分享。

然而,正是这种差异使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授予被质疑为违反了诺贝尔遗嘱中“为全人类做出巨大贡献”的要求。2001年,诺贝尔家族成员在瑞典日报上发表了一封公开信,认为诺贝尔经济学奖的设立降低了诺贝尔奖的风格。在一次采访中,他们指出诺贝尔经济学奖只是一些经济学家为了提高知名度而采取的“公共关系策略”。

近年来,诺贝尔经济学奖开始更多地关注实证问题。去年,威廉。诺德豪斯和保罗·罗默因对可持续经济增长的贡献而获奖。当时,经济放缓的焦虑席卷全球。评审团颁发了这个奖项:“他们设计了一些方法来解决我们目前在创造长期可持续经济增长中面临的最基本和最紧迫的问题。”

2015年,安格斯·迪顿获得了消费、贫困和福利研究奖。“这是第一个明确承认现代经济研究日益积极的诺贝尔奖。将来可能会有越来越多这样的诺贝尔奖。”当时,密歇根大学经济学和公共政策教授贾斯汀·沃尔夫斯直言不讳。现在,诺贝尔经济学奖“接近人类”的趋势越来越明显。

“世界上仍有7亿多人收入很低。每年,约有500万五岁以下儿童死于本可以通过廉价治疗预防或治愈的疾病。世界上一半的孩子仍然没有基本的识字和算术能力就离开了学校。”审查委员会在一份新闻稿中承认,尽管最近在解决全球贫困问题方面取得了巨大进展,但人类面临的最紧迫问题之一是减少各种形式的全球贫困。

这篇文章来源于今天的北京商业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结果 幸运农场下载 三分快三投注 贵州快3投注 陕西11选5投注

上一篇:破产重组后的贾跃亭到底会不会回国?
下一篇:减肥必考知识点:出汗等于燃脂?脂肪能转化成肌肉?